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41年10月9日,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从战术上说,此役中国军队由于指挥失误,付出了较大的代价,但从战略上说,仍是中国军队的胜利。日军并未击溃第九战区中国军队的主力,也没有实现其战略意图,自身却付出了2万余人伤亡的代价。

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后,中国第九战区与日军隔新墙河对峙于湘北地区。1941年后,日军酝酿向长沙发动第二次进攻。1941年1月16日,在日本大本营陆军部会议上,日军提出了“在1941年夏秋之际,发挥综合战斗力,对敌施加强大压力,以期一举解决事变”的作战目标。

但随着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的爆发,国际形势发生变化,日军积极准备对英美开战,无法投入更多兵力,被迫缩小战役规模,将作战目标更改为给予第九战区中国军队“一次沉重打击”。

自8月中旬起,日军开始向湘北地区调集兵力,计陆海军共16万余人。为此,第九战区制订了“诱敌于汨罗江以南,捞刀河两岸地区,反击而歼灭之”的作战策略。

9月18日凌晨,日军主力在飞机和炮火的掩护下,强渡新墙河。第九战区依照反击作战计划,第99军、37军、26军、74军等部队向预定作战位置推进。20日,日军截获并破译了薛岳向各部队下达的准备由东方侧击日军的电报,并据此改变了原先的“将主力用于湘江方面”的方针,决定“于捞刀河北方地区捕捉歼灭”中国军队。由此,中国军队陷于极大被动。虽多处与敌激战,但均失利。9月28日,日军攻入长沙。

此时,由于日本大本营正准备发动太平洋战争,“要求作战尽快结束”,同时日军连日作战,粮弹损耗很大,战线过长,后勤保障困难,决定10月1日开始撤退。中国军队随即展开追击作战。10月5日,日军渡过汩罗江,8日,退回新墙河北岸。至10月9日,中国军队恢复原阵地,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

第二次长沙会战,第九战区由于战前没有掌握日军从湘北一面进攻的总态势,采取分兵湘北、赣北、鄂南三面防守的部署,战役中又急躁疏忽,过早地在汨罗江南岸与敌决战,加上逐次使用主力部队和一再失密,导致长沙、株洲一度失守。但是,本次会战日军也付出了巨大代价,同时其战略意图也并未实现。

第二次长沙会战使日军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加深了日本内政外交的危机,导致近卫内阁垮台。此外,此战也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士气,增强了中国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编辑 | 蔡美婷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