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37年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进攻南京的命令。

12月5日,南京保卫战打响。

12月13日,南京城破。

翻看83年前的媒体报道,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日军进攻南京的疯狂和南京保卫战的悲壮!

1937年12月1日

《日军便衣队出现在溧水附近》

“二十八日晨三时许,溧水附近发现日便衣队数十人,鼓噪妄动,经我守军围击,悉数解决。

今晨十时外人方面消息,长兴日军犯我广德长明村王婆镇后,顷有分兵北侵溧水、句容之势,缘广德、宣城之间多山道,我且有备,故彼方乃沿公路线前进云。(华东社)”

——《申报》1937年12月1日 

1937年12月2日

《中方实施交通破坏 阻止日军进攻》

“日军临近南京时,该地近郊恐将发生激烈战事,华军方面为预防一部分日军到达芜湖起见,已将广德、芜湖间之桥梁悉行轰毁,并将公路毁去,俾使机械化部队不能通过。华军更于芜湖、镇江间之扬子江中建筑障碍物多处。(一日路透电)”

——《申报》1937年12月2日 

向南京进犯的日本步兵

1937年12月3日

《南京 日反对划中立区》

“【中央社东京二日路透电】国际红十字会之主张在南京划中立区事,已告失败。日方认南京已成军事重地,若将该处划为中立区,则距军事区太近,将来必至无法区分云。”

——汉口《大公报》 1937年12月3日

1937年12月4日

《日军加紧军用物资补充》

“昨日有日本运输船墨西哥丸、吉野丸、玉津丸等由日本开来,上午九时陆续驶进浦江,至大阪码头及黄浦码头停泊。各船又载到该国续派来沪之援军一批,共计有一千七八百名,均衣黄呢制服之陆军,当时即在该两码头登陆。

随后有交通电信船名“冲绳丸”一艘,亦调到上海,以供军用。同时尚有京仁丸、海平丸等四轮继续进口,各船又运来大批军械、弹药、竹筏并机械化的帆布桥梁、橡皮舢舨等至沪,各船乃分泊在招商局中栈、华栈等处,立即起卸载来之军火及军用物品,即晚各船将载运伤兵回国。”

——《申报》1937年12月4日 

1937年12月5日

《日军遭到中方阻击》

昨据外人方面所得南京消息称,日军自三日晚间起,配备雄厚兵力,以镇江、句容溧水三据点为目标,分兵数路,同时开始进攻。

我军事当局以上述三据点系南京之屏藩,为军事必争之地,除在南京周围二十公里地带调集精锐重兵严密拱卫外,并严令镇江、句容、溧水一线各部队,须与阵地共存亡,未得命令,绝对不能退后一步。故自昨晨起,丹阳以北直至南向溧阳、溧水间一带,展开猛烈战事,尤以溧阳西面沿公路方面为最。

——《申报》1937年12月5日

向南京进犯的日军

1937年12月6日

《南京金陵大学 决迁移成都 暂假华西大学开课 教员学生大部抵汉 图书仪器并无损失》

“【本报特讯】南京金陵大学全体教职员学生因战事关系,亦随同各机关,自南京分批退出。二十八日第一批首先抵汉,截至前日止,该校教职员学生已到二百余人,均暂寓武昌华中大学内。该校图书仪器亦均同运来。昨日该校当局已决定将全体人员及物品分作六批迁赴四川成都华西大学,准备在该处继续开学上课云。”

——汉口《大公报》 1937年12月6日

1937年12月7日

《日军逼近南京》

“南京日本军事观察家豫料(现为预料),南京将于五日内陷落,至迟在十二月十五日。今日下午此间大本营发表公报称,南京四周之日军阵线现逐渐缩短,星期日正午,日军已进至距南京东南十二里半之处云。又据报纸登载上海来电称,日军舰破江阴封锁线,扫除江面之水雷,已溯江而上。(六日路透电)”

——《申报》1937年12月7日

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第九联队沿京(宁)沪铁路向南京进犯

1937年12月8日

《南京非正式宣布为交战地区》

“中国首都之大战现已迫在眉睫。据此间消息,日军已达扬子江秣陵关附近之某点,对南京成半包围形势。中国军队在南京城郊者有三十万人,其中有二十万人为地方军队,一切工事都已布置就绪,各种事实均显示政府尽力保卫首都之决心。中国方面颇占地利,因首都众山环拱,如栖霞山、紫金山、汤山之类,列峙郭外,日军必先破坏诸山防务,始能进占首都也。“抵抗日本至最后一滴血”,为京郊十四师人之口号。

南京自八日起将非正式宣布为交战地区,所有与保卫南京军事无关之居民,须一律入难民区内,不得自由走出。同时街市内非有黄色卫戍肩章及应对目令者,不得通行。”

——《申报》1937年12月8日

1937年12月9日

《日军向前线增兵》

“据某方报称,日军佐佐木部队步兵千二百名及炮兵机枪队机械化部队数百人,由苏州河西驶增援溧水、句容线,并开到关东军第三旅团所属部队共二千五百名,内除步兵外,计骑兵五百二十人,辎重兵三百四十人,机械化部队一百十五人,坦克车十二辆,装甲车十四辆,大炮八门,平射炮十八门,重机关枪廿九架,高射炮五门。

又五日晨日军二百六十八号运输舰到沪,装有军火共一千箱,当转运苏州河西驶。”

——《申报》1937年12月9日

向南京进犯的日军部队在句容天王寺附近架桥

1937年12月10日

《南京陷入混乱》

“南京军队今日在城内火光熊熊、城外炮声隆隆之中仍进行防卫工作。下关沿江一带向为居民稠密之区,所有房屋凡可供敌方利用者,现已由军队纵火焚毁。各支路现已用沙袋等物堵塞。避难者仍纷纷挟其少许用物,趋入安全区。

汤山公路有不少伤兵来城求治,驮载军火与供应品之牲畜,亦络绎于途。日机仍轰炸城外华兵,郊外各村镇悉已焚毁。路透记者经过一镇,路之两旁皆付诸一炬,仅留较好房屋数所供华兵居住,但华兵他日离去时,仍将成焦土也。

同时中国军事当局因局势危急,已警告外侨勿入南京。英美德三大使馆之留京人员昨晚均在英美军舰上住宿,惟今晨仍登岸办公。目下留京外侨包括新闻访员、摄影记者及安全区域委员会人员在内,约计二十名。英舰两艘及美舰一艘,均下碇于下关上游二哩许之三家【汊】河。据云,现时仍有中国非战斗员二千余名留住城中之贫民区域云。(九日路透电)”

——《申报》1937年12月10日

日军第十六师团野炮兵第二十二联队观测班在中山门上观测市区

1937年12月11日

《汉口<大公报>发表社论 号召全国军民作死里求生之战斗》(节选)

“全国同胞!日本现在是确切要把中国置之死地了,我们除非愿作朝鲜,就必须死里求生。我们必须即时起一致决心,迅速并确实的准备长期应战。一切方法,应择善而从,许多是技术问题,不是主义问题。大家都要和南京守城将士一样坚决!一样勇敢!独立的中国只有死里求生的一条路了!”

——《申报》1937年12月11日

1937年12月12日

《首都附郭【复廓】仍激战中 敌一部冲入光华门已被歼灭 炮火笼罩全城难民区亦落弹》

“【中央社南京十一日下午十时电】敌军自九日起每日向我东南郊猛攻,飞机大炮,不断轰炸,我城防部队抵死抗御,奋勇绝伦。

十日傍晚光华门一带城垣被敌攻城炮击毁数处,敌军一部虽冲入城内,当即被我包围歼灭,敌遗尸五百余具,仅十余人生还。城垣被毁之缺口,约经我工程队赶堵,并添置防御工事。我军士气悲壮,人人抱必死之心,敌图唾手而得南京之梦想,已遭受第一次之严重打击矣。敌机十一日竟日轰炸全市,难民区亦落数弹,民房之毁坏及非战斗员之死伤,直难枚举。”

——汉口《大公报》1937年12月12日

1937年12月12日

《中华门等处战事激烈》

“本南京日军于今午十二时半即未接到哀的美敦书答复,满限半小时后,分兵三路总攻南京。但截至晚间,未获显著胜利。日军以山上大炮及空中轰炸机掩护进攻,华军奋力抗战,并以驱逐机飞起迎战,卒将日机全数逐去,军事障碍物及飞机场,均丝毫未受损害。

日军主力以大量坦克车掩护,进犯光华门,虽占领光华门外飞机场,但死伤奇重。华军守飞机场之兵士壮烈抵抗,无一生还,日军于是侵入城门,未及数武,即为华军以奋勇肉搏逐出城外,更增大量援军,坚壁固守。据中国方面宣称,日军是役阵亡二百余人,华军俘获坦克车六架。鏖战之时,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将军亲在前线之一坦克车中,躬自督战。(十日国民海通电)”

——《申报》1937年12月12日

1937年12月13日

《中方守军拼死迎敌》

“东京据朝日新闻访员电称,昨晚南京中日两军争夺东南城垣,彻夜血战,情形之激烈为有史以来所未见。

日军在华军猛烈抵抗之下,力图扩大其在东南门内所获面积一百米突之据点,并占领紫金山孙中山陵墓附近华军之坚强阵地。观于各报所载消息,并未提及战事之进展,战况之激烈,可略窥一班(斑)。

据日本某通讯社随同日军在南京东南门作战之访员电称,今晨九时,日空军数队密集轰炸城垣、城门以及城内华军阵地,历一小时许,传可突破华军之防御云。同时东京及其他各城市,对于日军之攻入南京,均举行庆祝。(十二日路透电)”

——《申报》1937年12月13日

中国守军雨花台阵地


今天的南京

城墙上的弹痕未平

深山中的废墟犹在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这段用血泪书写的历史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编辑 | 潘琳娜

素材 | 《南京大屠杀史料集②南京保卫战》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