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37年12月8日,经与进攻南京的日军连日血战,南京外围防线的中国守军伤亡巨大,防线多处被日军突破。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于当晚下达“卫参作字第28号”命令,决定退守复廓阵地。南京外围防线旋告失守。

南京保卫战于12月5日打响。6日,攻占句容之日军第16师团开始对坚守汤山的中国守军发起攻击,7日,汤山第一线阵地多处被日军突破,中国守军不得不退守第二线阵地。8日,日军主力开始进攻汤山第二道防线,中方第66军与刚调至汤山的第83军协同防守、顽强抗敌。在汤山附近的一个山头上,约300名守军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经连日激战,汤山阵地被日军占领。

东北方向,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38联队于6日绕过九华山,进抵龙潭至汤山间的孟塘。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命第2军团之第41师由北面,第66军之第160师由南面合力向围攻孟塘、大胡山间的凹地。接命后的第41师迅速由栖霞山向龙潭、射乌山、孟塘一线推进,第246、242团经反复冲锋,夺取了射乌山、丁家山、东山等处阵地,毙敌甚多,但自身亦伤亡过半。

7日夜,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下达命令,命第66军、第36师、第41师等部队向当面之敌发起进攻。接命后,各部队连夜动员,自8日拂晓起向日军发起有力反击。第160师之第956团,全力向占据复兴桥的日军进攻,但未达目的。至下午2时,其防守孟塘的部队全部牺牲,营长刘厚阵亡。

同时,第2军团之第41师、第36师补充第2团等部队,也分别与日军激战。据日军史料记载,阵地“终日肉搏,旋失旋得”。由于中国军队伤亡巨大,日军开始形成对守军的包围之势,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为集中兵力固守南京起见,于8日晚下令重整南京外围阵地部署,中国守军撤守孟塘、大胡山一线阵地。

在南京东南方向,湖熟、淳化为守卫南京的战略要地。5日,日军第9师团先头部队进抵湖熟和淳化,与中国守军交火。6日,战斗更加激烈,下午时,守卫湖熟镇的中方官兵伤亡惨重,不得不突围撤退。8日,淳化方向的战斗进入白热化,守军第51师损失严重,第301团代理团长纪鸿儒负重伤,连长伤亡9人,排长以下伤亡1400余人。至8日晚,第51师奉命撤出淳化镇阵地,向河定桥一线转移。

在南京南面的牛首山、将军山一线,日军第10军所属部队于12月7日开始,在飞机配合下,向守军第74军持续猛攻。据中央通讯社报道:“我某一营死守山前阵地,为敌射击之的,牺牲殆尽,另一营立即挺至,继续奋战。敌机二三十架在殷巷与高井巷间滥事投弹,终日未息。”

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根据第74军之右翼江宁镇无法坚守的态势,于8日晚命令第74军由淳化镇——牛首山一线收缩至河定桥——牛首山一线。8月夜和9日晨,日军又向牛首山中国守军阵地发动进攻。负责守卫的第58师官兵虽奋勇拼搏、坚守阵地,但终因其右翼部队撤退过早,最终未能守住牛首山。牛首山、将军山等阵地先后失守,使雨花台阵地失去了最后的屏障,直接暴露在日军面前。

战斗至12月8日,南京外围阵地已被日军全面突破。此后,南京复廓阵地便成为中日双方争夺的焦点,南京保卫战自此进入了最后阶段。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制作 | 紫金草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