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37年12月10日,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下达南京总攻击命令,战火在南京复廓阵地燃起。中国守军面对强敌,浴血奋战,付出了巨大牺牲,但最终未能守住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

日军占领南京外围阵地后,进一步逼近南京城下。12月9日,为“劝诱”中国守军投降,松井石根派飞机向南京守军空投《劝降书》,内称:“百万日军已席卷江南。南京城将陷入重围之中。观之战局大势,今后交战惟有百害而无一利……日军将严厉处置抵抗者,不予宽恕,然对无辜民众及不怀敌意之中国军队,则宽以待之……然若贵军继续交战,南京势必难免战祸,千载之文化归于灰烬,十年之经营化为泡影。”《劝降书》要求南京守军派使者第二天中午与日军接洽投降事宜,并威胁称,“若于指定时间内未得到任何答复,日军将不得不开始攻占南京”。

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对日军的“劝降”置之不理,并于9日晚下达了“卫参作字第三十六号”命令:各部队所有船只全部收缴,断绝渡江退路,背水一战,与阵地共存亡。

12月10日正午过后,日军未收到中国守军的答复,松井石根遂下令对南京发起总攻击,南京保卫战由此进入最后阶段。

紫金山位于南京城东郊,其主峰海拔约448米,为南京最高峰。紫金山既是孙中山陵寝所在地,也是南京东面的天然屏障。紫金山守军是桂永清指挥的教导总队,是南京卫戍军的主力,装备精良,训练水平较高,其一部参加了淞沪会战,主力留守南京。

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后,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33联队在战车、炮兵的掩护下对紫金山守军阵地发起猛攻。教导总队官兵与日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第1团战车防御炮连官兵在当天的战斗中几乎全部壮烈牺牲。11日,日军继续向紫金山第二峰发起进攻,教导总队官兵冒着猛烈炮火顽强阻击,战斗异常激烈。

12日,紫金山的战斗进入最后阶段。日军步兵第33联队在其《战斗详报》中称,该部经上午激战,方冲入顶峰东南麓阵地,“其间,敌军也利用步枪、机枪的猛烈射击及投掷手榴弹等进行顽强抵抗”。12日下午,紫金山第二峰与西山阵地被日军突破。此时,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教导总队官兵坚守不退,仍在紫金山主峰与日军血战。12日夜,日军攻占紫金山主峰。

紫金山一战,日军也不得不钦佩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日军第9师团在其战史中写道:“据守紫金山的敌军虽然是敌人,但的确很勇猛,他们也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明知结果肯定是死,但还是顽强抵抗,一直奋勇地阻挡我军的进攻。”

安德门、雨花台位于南京中华门外,这里也是中日两军交战的主战场。12月9日,日军第6师团、第114师团即向雨花台阵地发起攻击。南京总攻击令下达后,日军再次向雨花台发起猛攻,遭到守军的顽强抵抗。经整日激战,日军在付出重大伤亡后,占领了白壁高地的东侧。11日,战斗更加惨烈。中国守军第264旅将预备队和工兵全都调上一线参加战斗,旅长高致嵩多次率众冲入敌阵展开白刃战。第262旅旅长朱赤也亲率敢死队杀入敌群,打退了日军的多次冲锋。

正面进攻雨花台主阵地的日军第114师团步兵第66联队第3中队的战史记载:“约两千名敌人在野炮、迫击炮、机关枪的掩护下进行反击,但铁丝网挡住了敌人,隔着铁丝网双方互投手榴弹,拼死相搏的攻防战持续了30分钟……面对2000名敌人,在50米开外的手榴弹战是登陆以来最为激烈的战斗。”

12日晨,日军分三路向雨花台阵地发起攻击。中方档案记载:“敌挟战车、飞机、大炮及精锐陆军,不断施行猛攻,我二六二旅旅长朱赤、二六四旅旅长高致嵩,团长韩宪元、李杰、华品章……各率部反复肉搏,奋勇冲杀,屡进屡退,血肉横飞。上午,韩团长宪元、营长黄琪、周鸿、符仪廷先后殉难;下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华品章、营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亦弹尽援绝,或自戕,或阵亡,悲壮惨烈,天日亦为之变色。全师官兵六千余名均皆英勇壮烈殉国,五二七团李团长亦因突围至飞机场,被敌击伤自杀。”坚守雨花台的中国守军虽奋力抵抗,但终因不敌日军,阵地失守。

日军攻占雨花台后,遂向中华门发起进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司令部参谋处科长谭道平记述道:“重磅的炮弹,轰击中华门,坚固的城墙外壳,被震裂的万千的烂石块,飞在空中,掷向所有的住屋,屋子立刻倾坍下去,石壳里面的沙泥飞奔下来,正似喘急的流砂。”

12日拂晓,日军集中炮火轰击中华门西南城墙拐角处的赛公桥,随后以坦克10余辆、飞机20余架掩护步兵进攻。在赛公桥战斗中,第302团团长程智亲临一线指挥,右手三指被打断,稍事包扎又回到阵地,后腹部被机枪击中9弹,壮烈牺牲,年仅30岁。302团自连长以下,伤亡1700余人。

在南京太平门,从淞沪战场撤退下来的第156师少将参谋长姚中英,与日军展开肉搏,不幸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时年41岁。在南京光华门,日军敢死队在密集炮火掩护下突入城内,第87师第259旅少将旅长易安华率部奋力反击,将日军赶出城内,逼入城门洞内。战至12月12日,易安华多处中弹,壮烈殉国。

在南京保卫战的最后阶段,蒋介石出于战略考虑,两次向唐生智下达了撤退命令,表示南京保卫战已经起到了牵制日军的作用,“兹为尔后继续抗战计,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12日,虽然中国守军拼死抵抗,但被日军包围的南京城已岌岌可危。当天下午5时,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向各部队下达了撤退令,接令的部队陆续从阵地撤出,但由于撤退组织失误,秩序混乱,一些部队并未接到命令,仍然与日军血战。随着中国守军的撤退,南京城危在旦夕。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制作 | 紫金草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