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编前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1937年12月1日,日军华中方面军根据大本营关于攻占南京的“大陆命第8号”令,向所属部队下达作战命令,决意攻占当时国民政府首都——南京。12月7日,在作者所述江宁县丁墅村、姚家边村、涧南村等地,日本军队开始实施惨无人道的屠杀。

回忆那场浩劫,不是为了延续仇恨,意在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制止战争因素,维护世界和平,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本文为原南京市江宁区国家税务局离休干部陈德武遗稿,由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戴袁支特别推荐。

我老家在南京江宁县上峰镇姚家边村。1937年,我9岁,这年的12月5日,父母带着我们逃难到汤山镇涧南村。我父亲一辈有兄弟四个,老大陈起标,老二是我父亲陈起秉,老三陈起瑞,老四陈起发。那时,老大陈起标在老家看门,照顾四家的物产。四房家属都逃难到了涧南,14口人要生活吃饭,但粮食不够。因此,父亲和四叔回老家去弄粮食,三叔陈起瑞负责在涧南照顾我们。

向南京入侵的日军 采自《中国抗日战争图志》

日军进犯南京近郊示意图

12月7日,日本鬼子到了汤山镇丁墅村,开始杀人了!我的老姑奶奶在家看门,被进门的鬼子在太阳穴上捅了一刺刀,当时就死去了。鬼子随之来到了姚家边村,村里有个老人叫陈德太,正在自家门口晒太阳,鬼子对准他的嘴巴就是一刺刀,把他插倒在地。这时,鬼子又看到有人躲藏在前面竹园里——那是从上峰镇李岗头村逃难过来的百姓,就端着刺刀上前,把一家老小五口人全都杀掉了。

日军在汤山 采自《支那事变上海派遣军纪念写真帖》

陈德太醒来后,嘴上鲜血直流,跑到陈德义家。陈德义家是做糟坊的,有米酒,当时很多村人都在他家喝酒,我父亲和我四叔也在。大家看到满脸是血的陈德太,都吓呆了,知道日本鬼子来了!父亲和伯伯叔叔以及村人十几个人向村子西边山坡上逃去。鬼子趴在村子东北角坟地上向他们开枪,子弹打在他们腿边,泥被溅起一丈多高,还有子弹就在他们耳边飞过……幸运的是,这十几个人都没被子弹打中。他们越过小山坡后,沿着低矮的山田里一条路向南逃跑,一直跑到周家边村前一条干涸的填沟边,和在这里躲藏的一百多名百姓蹲在一起。天黑,鬼子走了,大家躲过大难一场。

设在汤山的日军司令部 采自《支那事变上海派遣军纪念写真帖》

可是从李岗头村逃难到姚家边村的人都遭殃了。一个中年妇女被鬼子按在我家三婶婶的床上轮奸,然后被鬼子用刺刀捅向下身绞死在床上。其余逃难的各家老小,还有我们村的陈起兴、陈起旺两个老人在内的共30多人也都被残害。鬼子将他们用绳子绑上,塞在我家大门前的五间草房里,然后点火烧房,这些人全部被烧死了。

在进攻南京的路上,鬼子走到哪里就杀到哪里。12月9日早晨,第一批鬼子来到涧南村时,我正站在大门口。只见鬼子端起枪来就放,“咚!”“咚!”枪声很响,火光四射。突如其来的枪声把我吓坏了,我跑到屋里,躲到母亲和姐姐身边,这时外面的枪声如同放鞭炮似的,响个不停,鬼子一边放枪,一边向南京开进。

日本士兵抢了这个农民的钱,然后将他杀死 采自《辛德贝格相册》

第二批鬼子进村,挨家挨户地搜查,将我们从厢房里赶出来,赶到一个干涸的水塘边,水塘内外全是被鬼子打死的男性老百姓,有30多人,有个中年人当时没被打死,鬼子用脚在他身上踩踩跺跺,最后一脚把他踢到水里。

鬼子把我们赶到一间草房边,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靠在那里,她的右乳已被子弹打穿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我们又被赶到草房北面的菜园地里,见到鬼子把妇女拖进草房内轮奸。有鬼子把躲在草房后面小山坡上的两个中年男子找了出来。一个男子被拉到村边的晒场上,成了鬼子刺杀的活靶子,鬼子你一刀我一刀地把他刺死了。另一个男子被鬼子推倒在我们身边的菜园地上,一个鬼子拔出一把大东洋刀,如同用锹挖土似的一刀从他脖子上挖下去,只见鲜血直喷,这个男子“哼”了一声也死去了。

目睹鬼子杀人,我不禁魂飞魄散,心想,我们一家人肯定没命了,马上要轮到我们。鬼子把大东洋刀在死去的男人身上擦擦,装进了刀套,转身走了。我的二姐姐趁机背着我,和那些逃难的人离开了菜园地,在涧南村一个妇女的带领下,顺着草房后边的小沟朝南边的地藏庵逃去。一颗飞弹打中了陈德其老伴背上的女儿,子弹从女孩的右眼边进去,从鼻子中间出来,一只眼球被打掉了,女孩的母亲在田里抓了一把烂泥堵住她的血口,继续和我们一起逃。

躲在地藏庵的老百姓有一二百人。这时陈德其气呼呼地跑来了,说他这条命是捡来的……他们三个男人走在涧南村的一条巷道里,走在前面的是涧南村的老光海,迎面来的鬼子端起刺刀对准老光海的胸口就是一刺刀,老光海“哼”了一声就倒在血泊中死去了。陈德其和另一个男子掉头就跑,绕过巷道,顺着村边的沟渠,直向地藏庵逃跑,躲过了枪弹的射击。当他看到女儿的眼珠被鬼子的子弹打掉后,一家人抱头痛哭。

不幸的噩耗又传来。三叔陈起瑞抱着5岁的儿子陈德双逃难时,被鬼子的一颗子弹击中了小腹,栽倒在田埂上,肠子被打了出来,后来活活痛死了。才5岁的孩子只身跑了一里多路,跑到涧南村找到母亲,才活了下来。

我们跟着逃难的人群从地藏庵出来,躲到山上的树林里,一直等到晚上鬼子的飞机不飞时,才从树林里出来,连夜又逃到上峰镇潭子头村的山上,躲在石缝里挨过了一夜。我们想到回家弄粮食的父亲、四叔以及在家的大伯可能已被鬼子杀掉,但到了第二天,幸运脱身的父亲来到了我们身边。父亲悲愤地讲述了12月7日鬼子到姚家边村惨无人道地杀人放火的情景。

日本鬼子真是禽兽不如。历史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强大起来,才能不被欺辱,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祈愿和平文》齐丽华/书

陈德武遗稿原件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 戴袁支 摄

南京汤山炮兵学院教授、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费仲兴谈采访陈德武老人的经过

稿件来源 | 《银潮》2020年第12期

编辑 | 蓝薇薇

审校 | 张连红 李    凌 赵伊汉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