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即便现世阳光普照,勿忘曾经黑暗沉沉!

20年前的今天,日本右翼团体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行反和平讲演会,否认南京大屠杀,企图为军国主义翻案。当天,身在日本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代表冒雨前往会场抗议。日前,纪念馆紫金草融媒体工作室小编专访东南大学教授邓建明。回忆20年前在日本留学时,抗议日本右翼分子的经历,已过耳顺之年的他愤慨之情依然难抑。 

在日本留学的南京人

邓建明,东南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现任江苏省计算机学会老科学家工作委员会主任。

邓建明

他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南京,从小在这里长大,喜欢阅读历史书籍,直言去日本留学前,“就很清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情况”。

邓建明说,自己有位远房姨父,祖上就一直居住在南京:“听我表姐(姨父的女儿)说,1937年南京城破后,姨父因手上有老茧,被日本兵抓去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后来街坊们和当时留守南京的国际友人出面作保,好不容易才把人保出来,但姨父就此落下很重的胃病。小时候我就看到他每餐前要吃胃药。”

上世纪90年代,邓建明先后三次去日本留学,总时长六年多。他刚去时,看到日本一些书籍歪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情况,便提笔给扬子晚报写信,希望记者能去访谈当年的幸存者,留下音频视频资料,作为历史的见证。

日本右翼分子集会   否认南京大屠杀

2000年1月,日本全国各地的右翼分子相继集中在关西最大的城市——大阪,紧锣密鼓地筹划1月23日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办题为“20世纪最大的谎言——对南京大屠杀的彻底验证”的集会,企图为军国主义翻案。

邓建明教授至今保留着当年报道该事件的报纸

1月23日下午1时30分,日本“纠正战争资料偏向会”、“日本舆论会”等7个右翼团体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行了这一反和平讲演会,300多名曾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兵以及他们的家属参与。

反和平讲演会首先放映了原日本驻南京特务机关丸山进的有关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证言,然后由日本亚细亚大学教授东中野修道做了“南京大屠杀彻底验证”的讲演。东中野修在讲演中对国际友人拉贝在《拉贝日记》中有关日军在南京城屠杀四万市民的记载进行了批判,强词夺理地说日军在南京只杀了一万五千市民,根本算不上大屠杀。另一证言人织田武治,一边向到会者表示自己虽参加了当时的战争,但并没有到过南京,却又一边大声嚷嚷着说他确信南京绝对没有发生过大屠杀行为。

中国人强烈抗议

日本右翼分子的这一行动迅速激起中国民众的强烈愤慨。南京500多名各界人士冒着纷飞的大雪,在纪念馆集会,表示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声讨日本右翼势力举行的否认南京大屠杀大阪集会及其反华行径。

日本右翼分子的这一行径从一开始就引起了身在日本的华侨、中国留学生,以及在日各中国人交流团体的极大愤慨。

邓建明回忆说,“当时在日本关西地区的学校,包括京都、大阪、神户、奈良,乃至和歌山、三重的中国留学生们组织起来,先开了一个会。会上,大家对日本右翼分子的所作所为义愤填膺,决定一起去抗议。于是,在场的留学生们集体撰写了《抗议书》,并联合署了名。”

这份《抗议书》中写道,日本关西地区六千三百名中国留学生,对大阪府和大阪市批准右翼团体使用政府设施进行破坏中日友好、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做法,表示强烈的愤慨,强烈要求日本政府立即取消右翼分子破坏中日关系的活动。抗议书还表明了1月23日关西各地区中国留学生团体将前往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行抗议活动。

会议决定,让中国留学生较多的大阪大学、神户大学和大阪府立大学,各推举一名代表,具体执行提交抗议书的任务。邓建明作为大阪府立大学的留学生代表,和其他两名代表一同前往大阪府、大阪市政府以及大阪国际和平中心提交了抗议书。

“大阪府和大阪市政府都派了秘书来接收我们的《抗议书》。”邓建明回忆说。遗憾的是,大阪府和大阪市政府在“言论自由”“政府设施谁都可以利用”的旗号下,对中国政府和在日中国人团体的抗议全然不顾,同意右翼团体继续使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进行反和平的政治活动,这完全违背了大阪府和南京市在缔结友好城市时的有关条例,使和平友好成为一纸空文。

邓建明等三人又来到大阪西警察署,提交举行抗议活动的申请书。接待他们的警察中,有一位是右倾分子,说不了解这段历史。邓建明回忆,自己当即怼他:“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你难道不知道‘河野谈话’吗?(日本外务大臣河野洋平1993年的谈话,对二战中日本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反省。)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是失职!”这位警察当场无言以对。

2000年1月23日下午,在日本关西地区的数百名中国留学生和二十几个日中友好团体的代表冒雨来到日本右翼举行否定南京大屠杀集会的会场外,高举标语牌进行了抗议。

下图右前高个撑伞者为邓建明  

邓建明回忆,当天去抗议现场的中国留学生很多。“警察署批准我们抗议的地方不在会馆前面,而是在离会馆200米的街角广场。但是那个广场离右翼集会的地方有点远,影响力比较小。一个日本友好人士建议我们去会馆门口。于是我和留学生代表孙军抬着标语,往会馆走,其他人跟上。京都大学中国留学生小黄拿着手提喇叭在现场组织。右翼分子从会馆里出来骂骂咧咧,日语好的中国留学生用日语进行驳斥,并提出强烈抗议。后来警察署的人来说,他们害怕发生流血事件。”

邓建明个子较高,拉着横幅撑着伞,站在抗议队伍前排。美联社记者来到现场采访。留学生们认为邓建明英语相对好些,又是南京人,纷纷推举他出来为中国人说话。时隔整整二十年,他还清楚记得自己当年对记者说的话:“亲眼见到大屠杀现场甚至过程的南京人还有不少现在依然在世,我自己就有一个亲戚亲身经历了这场劫难。如果那帮右翼分子真想搞清楚大屠杀的真相,为什么不到南京去问问那些亲身经历过的人?会馆里面这些人讲的话,才是最大的谎言!历史,是不容否认的!”

抗议完,留学生们又回到街角的广场,听侵华日本老兵东史郎演讲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

2000年2月27日,东史郎在我馆,面对“遇难者30万”石壁,双手合十,真诚忏悔

邓建明和府大的留学生们坚持在地铁站把自制的各种传单散发完毕才散去。当晚,邓建明回到大阪府立大学研究室做博士研究,直到深夜1点多才骑自行车回宿舍。中途他被两个蹲守的警察拦下,试图找他麻烦。结果查来查去,没有抓住任何把柄,只好放他回了宿舍。”

“加强两国民间交流   促进和平友好发展”

邓建明在日本获得博士学位后的第十二天,就匆匆坐着海轮回到中国。回国后,他始终关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情况。2004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生病住院,他还前往医院捐赠了3000元。

二十年过去了。如今回首往事,邓建明说,日本民间还是有不少爱心人士,全力以赴为留学生提供帮助。“我在大阪时,家里所用家具、电器都是日本志愿者捐赠的。日语水平也在志愿者帮助下提高很快。之前在名古屋、在东京留学时,都受到过友人及他们亲属的帮助。

但另一方面,日本右翼分子经常鼓动民粹,尽全力否认日本侵略军在二战中所犯下的战争罪行,有的甚至把侵略军美化为英雄。”

不管怎样,时代在前进。“这些年来,中日两国关系总体上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日本年轻一代也在逐步了解和接受南京大屠杀历史。”邓建明表示,“作为个人,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加强两国人民的草根交流,使得了解中国的人群在日本不断扩大,从而使中日关系能够向和平友好方向发展。”   

采编 | 俞月花

审校 | 李   凌 赵伊汉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