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44年3月5日,新四军第一师于凌晨1时50分,向苏北车桥镇发起攻击,车桥战役打响。此次战役,标志着新四军局部反攻的开始。

车桥镇位于淮安、宝应交界处,既是苏中抗日根据地和苏北抗日根据地的结合部,也是日军华中派遣军第65师团和第64师团驻防的结合部。攻占车桥地区,既能歼灭日伪有生力,打乱敌人的“清乡”“屯垦”的计划,又能扭转苏中地区的斗争局面,“打通苏北、苏中、淮北、淮南 四个地区之间的战略联系”。

车桥战役的组织发起,“有一个较长的酝酿和形成过程”。早在1943年6日,粟裕便对淮(安)宝(应)地区进行了实地侦察。

车桥驻有日伪军600人左右,是“敌小队指挥中心……正处于敌伪心脏”。在1944年2月召开的中共苏中区委第五届扩大会议上,确定了突然袭击、直击心脏、出奇制胜的战术安排,并决定由第一师副师长叶飞负责战场指挥,粟裕掌握全局。

为顺利攻下车桥,新四军苏中军区集中5个团组成3个纵队,1个纵队进攻车桥,2个纵队负责打援。配合作战的还有苏中地方武装和民兵。这样规模的攻势作战,在苏中抗日游击战争中是没有前例的。

3月5日凌晨,新四军发起突击,打响了车桥战役。由于事先准备充分,保密工作完备,突袭效果显著,“前后在二十五分钟内,便完全突破围墙,攻下十余座碉堡,并占领全部街道”。

至当天中午,新四军占领了伪公安局,俘虏“伪大队副以下八十余人”,迫使伪军一个中队投降。至晚间,攻克碉堡33座,全歼伪军500余人,残余日军退至独立瓦房继续顽抗。

自5日午后,附近曹甸、塔儿头等地日伪军开始增援车桥,新四军的打援战斗也随之打响,前后数批日伪援军伤亡惨重,日军指挥官山泽大佐被击毙。6日上午 10时,我军获悉大批日军前来增援的情报,分批转移休整。7日晚,慑于新四军军威,日伪援军退回淮安,我军平毁了敌据点的碉堡、工事、营房,破坏了飞机场、公路,“淮安、安应以东纵横五十余公里的地区全部解放”。至此,车桥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车桥战役是继八路军百团大战之后,发动的又一次大规模阵地攻坚战,共歼灭日军三泽大佐以下460余人,其中生俘日军山本一三中尉以下24人,歼灭伪军5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物资。八路军发布的公告称,这是“1944年以前我军在一次战役中俘敌最多的一次”。

车桥战役使苏中抗日形势发生了根本转变,拉开了苏中战略反攻的序幕。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新四军收复车桥的消息,赞扬这是“以雄厚兵力”打的一个“大歼灭战”。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也发表社论祝贺车桥战役的胜利。

资料来源 | 1.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中国抗日战争史(二0一五年修订版)》(下卷),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

2. 荣维木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二卷)·战时军事》,步平、王建朗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

审校 | 李凌 赵伊汉 俞月花

制作 | 紫金草融媒体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