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今天,是明妮·魏特琳的忌日。

明妮·魏特琳,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收容所负责人。

南京大屠杀给明妮·魏特琳造成的心理创伤远远超出了其它安全区负责人或难民当时的预料。

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在成为神话的传奇背后,是一个精疲力竭的女子,她再也没有从每天接触日军暴行所带来的情感和身体创伤中恢复过来。

写于1940年4月14日的最后一篇日记透露了她当时的心理状态:我的精力即将枯竭,再也无法推进并制定工作计划,眼前需要处理的每件事似乎都有障碍。我多希望能马上休假,可是谁来为实验课程操心呢?

两周以后,她精神失常。

在她日记最后一页的底部有一句话,无疑是其他人写的:1940年5月,魏特琳小姐身体垮掉,她必须回到美国。

她的侄女回忆说,魏特琳的同事送她回美国接受治疗,但在跨越太平洋的旅途中,她多次试图自杀。一位陪同她的朋友差点没能阻止她投海自尽。

一到美国,魏特琳就被送到艾奥瓦州的一家精神病院,在那里接受了痛苦的电击治疗。

出院后,魏特琳继续为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基督教联合传教会工作。她在密歇根谢泼德的家人想去看望她,但她却写信阻止,说很快就会回去看他们。

两周之后,魏特琳去世。

1941年5月14日,即她离开南京一年后,魏特琳在家中用胶带封住门窗的缝隙,打开煤气自杀。

明妮·魏特琳,美国传教士,中文名华群。

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难民营,她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保护了无数女性免遭日军侮辱。

临终前说:“如果能再生一次,还是要为中国人服务,中国是我的家。”她的墓碑上最醒目的地方刻着四个中国汉字——金陵永生。

感恩明妮·魏特琳所做的一切,南京已获永生。

史料 | 《南京大屠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张纯如

编辑 | 赵伊汉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