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月19日,第67期紫金草国际和平学校“行前一课”在我馆“开课了”。“行,乃知之始;知,乃行之果。”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准留学生们佩戴着紫金草徽章,开始了一场“知行合一”的课堂......

南外学子们参加仪式化教育活动

上午八点半,“江东门的钟声”准时响起。来自南京外国语学校的100名师生一起参与了撞钟仪式。“13下钟声渐去渐远,但在我心中却永远余音未止。未来我要做传播和平的‘扩音器’,为世界和平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陈小渔说道。

明史之“行”

南外学子们参观展厅

“我是邾永康,刚走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展厅的氛围一下子把我拉进了那段历史中。种种记载着证明日本罪行的照片、影像、文字资料在微弱的光线下,无声地诉说着真相。尤其是我看到史料陈列厅里巨大的“黑匣子”时(2007年我馆三期工程扩建时所发现的一个小型遗骨坑,我馆对其进行了原址原貌的展示。),我看到一副遗骸的头骨都碎裂了,不敢想象他当时受到了怎样的暴行。我听着纪念馆里播放着的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采访视频,回顾当年发生在南京惨绝人寰的历史。我深刻体会到了南京沦陷后普通百姓的绝望与无奈,深思和平来之不易。”

周围同学都陆续离开,邾同学还在遗骨坑边看了很久

邾同学在看日军暴行照片

邾同学在仔细看着文物的注释

邾同学在阅读日军掩埋尸体的罪证

邾同学在看幸存者们对历史的发声

南外学子们折叠“紫金草”纸艺

“我叫赵亿衡,今天我第一次动手折叠了一只和平之花——紫金草。在刚拿到紫色纸片的时候,还有点没信心,毕竟从来没有尝试过纸艺手工,但我跟随纪念馆工作人员一叠、二折、三翻转......很快,一张紫色纸片就变成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紫金草。未来我也会折叠出更多的‘紫金草’送给外国的朋友们,告诉他们这是南京的二月兰,象征着和平与希望!”

第一位折成紫金草的男同学

胡卓然老师正在授课

“我是朱烨璠,下午一点半,我们在学术报告厅听了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专家胡卓然老师的授课——《南京大屠杀史实早期传播的重要标志:‘南京大屠杀’一词在抗战期间的出现和广泛使用》。胡老师梳理出了‘南京大屠杀’从舆论之中萌生,到被公开发布,一直延续到被固定使用的历史过程。让我们知道了日寇在南京犯下的罪行从一开始就被中国和世界知晓,这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容抵赖的事实。

课堂上,胡老师让我们读出关于南京大屠杀内容的英文表述,比如1937年12月18日,'Frank Tillman Durdin'(弗兰克·提尔曼·德丁)在《纽约时报》上使用'wholesale atrocities and vandalism at Nanking'来报道'南京大屠杀'。1938年4月5日,'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南华早报)的'The Rape of Nanjing'成为学术界公认的中文领域出版物第一次公开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这些词汇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学习到了很多。以后出国后,我决定要为和平发声,向更多的人发出‘南京声音’、‘世界声音’!”

发言的同学们

左:朱烨璠;中:陆心恬;右:赵峰玉

知和之贵

最后,同学们在祭台上向遇难同胞深深默哀、敬献白菊,为此行留下了深刻的情感积淀。

同学们敬献献花并默哀

纪念馆向同学们颁发“和平使者”证书并合影

编  辑:李安琪

摄  影:蔡美婷 李安琪 王丹丹

校  审:李  凌 赵伊汉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