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让我们把目光聚集五一值班在一线的我馆95后。

“这部电话可能是我前世的男友”

革命工作,各有分工。

95后的刘笑君作为馆里综合部门的员工,节假日的值班的点位,就是她的工位。很轻松?No No No......她电话接到手抽筋。

刘笑君:这部黑不溜秋的电话机,可能是我前世的男友。

假期值班,我是个被“钉”在电话机旁的值班员。陪着它,守着它,跟它说话.....高峰期一天光座机就能接几十个电话,有观众询问,也有上级交办任务.....下班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把前半生的话都陪着电话机说完了。

不过呢,在电话机旁,虽然吃委屈是正常,但也实实在在帮助到了很多人,挺有成就感,每一次“谢谢”都让我心里慰藉不少。图片

工作看上去平凡琐碎  emmmm但是中二的时候,觉得自己干的事是在维护世界和平呢。

刘笑君:就它就它,陪我说了一天话!

“我们都是小'集美'”

詹璁、许亚文、刘嘉雯都是纪念馆去年新入职馆员中最年轻的,她们不是做史料研究,就是做文物研究。啊,这不是父母眼中乖巧文静小公举的理想工作吗?

额,现实是.......

詹璁:我是文物部的馆员,每天都与文物和资料做着无言的“心灵沟通”。不过假期的值班,我都在观众咨询服务的一线点位。工作需要让自己无法再做个安静的“美女纸”图片

观众服务一线是单调、重复与枯燥的,同样的回答也许一天要重复成百上千次。不过,也的确能从每个人的脸上,看到他们的焦急。这时候都会让自己又“原力”满满,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

詹璁 年轻,“原力”就是恢复得快!

许亚文:朋友问我上班是不是喝茶看报,emm,你可能对体制内工作有什么误解呢,小可爱。

从学生的角色转换到上班族,每天生活也并没规律啊:临时紧急的任务,工作节奏时而紧张时而舒缓的。

节假日要定点值班,面对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接待观众维持秩序,挑战不比做研究小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可以接触到全国各地的人,见识到各种方言,还治好了我的”社恐“,在半年的工作中,我更学会了如何调整心态、平衡生活与工作!

许亚文 工作治好了她曾经的“社恐”

刘嘉雯:在同事眼中,我安静可爱话不多,可在朋友眼里,我其实还是挺搞笑的,人不可貌相对吧。

进入纪念馆我才发现,这里原来还有詹璁、许亚文这些和我同龄的小“集美”啊,所以很快也就融入工作环境了。“集美”归“集美”,做史学研究、策划等工作,渐渐的还是能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和使命感,死沉死沉的。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得,收一收。工作时是,假日在一线服务观众更是了。

学习和工作相结合的生活让我感觉很(xiang)充(fang)实(jia)。

刘嘉雯 肩负重任的“集美”

“在一次次的讲解中得到新的感悟”

余珂、戴明珠是全馆年龄最小的“团宠”,他们说在哥哥姐姐的照顾下正茁壮成长。不过下了班,他们发现自己的妈妈好像不爱她们了。

戴明珠:我毕业三年了,居然还可以继续当年龄最小的团宠宝宝——属实意外。

余珂:我们还是“宝宝”。

余珂:我这个人是很欢脱的。但讲解的时候都很严肃,说话声音都比较低沉。当有了代入感后,有时候不仅能把观众说哭,自己都能给说哽咽。

戴明珠:

余珂:除了讲解,我还是和平颂系列演出项目组的负责人之一,经常奔走在接送演员的路上,加上讲解走的路,每天一万步轻轻松松,自从来了纪念馆,身材保持得好,吃嘛嘛香!

戴明珠:

余珂:只是,每天回到家酸痛的小腿上都是一天工作留下的痕迹。给母上大人打个电话求抱抱,结果老人家说“那么年轻,什么累不累的,忍着”!

戴明珠:哈哈哈我妈也是这样的!有时候讲一圈两小时,脚痛腿酸,我跟我妈撒娇,我妈给我上思想教育课!我们可能不是妈妈的宝宝了!

余珂:然而在最贴近观众的工作岗位,每天都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诉说着这段历史,自己也在这一次次的诉说中得到新的感悟。

戴明珠:一次讲解结束之后,一名观众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过后她还意犹未尽地和她的同伴说道“哎呀讲的真好,怎么讲这么好,真好真好…”搞得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她可能不知道,就是这句小小的夸奖让我一连高兴了好几天。也正是这样的观众,让我越来越体会到这份工作的意义。

生活中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呢?

“每天我的微信步数制霸朋友圈”

和刘笑君正好相反。

如果说刘笑君每次值班都是被“钉”在办公椅上,那么同是95后的蔡美婷就是“飘”在场馆的每个地方。因为她是馆里的“独苗”摄影师。

蔡美婷:我,是一名摄影师。不要对摄影师的职业有什么幻想,更多的时候我都在顶风冒雨吃土吸灰。

我从实习到工作都在纪念馆工,逢年过节节假日,重要活动大节点,都会背着比我脑袋都大的照相机在馆暴走,微信步数制霸朋友圈数载无人可敌。作为馆里有且仅有的一名摄影师,这对瘦弱的我来说这真是个让人累觉不爱的体力活。

不过好在我的镜头里,捕捉着纪念馆里发生的每一个瞬间,温暖的、感人的、震撼的、悲伤的......记录下来,传播出去,阅读一个个观众的小故事就像是我的特权。

只是,这么些年从来都是我拍别人,都没人拍过我!!!

听到她这么说,非摄影专业出身的小编羞愧地拿起相机,抓拍了她巡馆回来的画面,满足她的愿望。

看,她开心到模糊......

后记:

其实纪念馆的岗位没有一个是轻松的;节日保障的工作也没有一个岗位是轻松的,馆员、助览员、志愿者、民警......今天应当致敬,致敬年轻的他们,致敬每一个曾认真书写青春的人。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赵美娜

摄影 | “灵魂摄影师”们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