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相信你五一一定看过了《悬崖之上》,除了共产党地下党员们执行“乌特拉行动”的悲壮,以特务科科长高彬为首的伪满哈尔滨警察厅特务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电影照进现实,究竟是什么样的民族败类甘愿为日伪政权死心塌地地卖命?“高彬”们的下场又是如何?

伪满哈尔滨警察厅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日本在中国东北扶植了伪满洲国政权。

1933年3月3日,伪哈尔滨警察厅正式建立 。9月13、14 日,该厅迁址于哈尔滨市南岗山街 ( 今南岗区一 曼街东北烈士纪念 馆),此后 10 余年间,这里就成为伪满时期哈尔滨地区伪警察行政的中心。

1933年3月,伪哈尔滨警察厅立之初,厅内设警务、特务(电影中高彬的科)、外事、刑事、保安、司 法、卫生、收捐等科,并置一督察官室。金荣桂充任第一任伪厅长,王廷元 、汤武涉充任伪督察官。

日伪政权在伪哈尔滨警察厅内豢养了大批走狗,将伪警察厅变成了日本侵略者镇压东北人民反帝爱国斗争的反动国家机器。

现实中的“高彬”们

电影中凶狠奸诈的高彬,就是伪满哈尔滨警察厅内众多“恶警”的集合。

在老一辈的哈尔滨人中 ,就有伪满时期哈尔滨警察界的三大恶霸“白菜(蔡)叶”这一说法。这三人在日伪时期认贼作父,作恶多端,由于他们死心塌地帮助日本侵略者而臭名昭著,可以说就是现实中的“高彬”。

“白菜 (蔡) 叶” 中的“叶”即叶永年,山东省海阳县人。

东北一面坡沦陷后,叶永年回到原东北军二十六旅三十六团的驻防地,被日军委任为一面坡伪自卫团长,后被提拔为一面坡伪警察署长,他既是欺压百姓的恶棍流氓,又是镇压、杀害抗联军民的刽子手。

他直接参与了日伪军警制造的“三肇血案”。东北抗联三军第十二支队在三肇地区开展游击活动,组织抗日武装打击日伪统治。日伪军警宪特组成联合讨伐队,对三肇地区进行围剿和扫荡。叶永年被委任为“搜查班”班长,率伪警察特务捕杀大批抗日军民,血洗“三肇”。

此后,他又奉日伪之命先后去北京、长春等地,捕杀爱国青年田兆英等人。他还指挥伪警察连续制造所谓“金子事件”、“粮谷事件”、“石炭事件”等经济案件,共逮捕无辜商民达百余人之多。

日本战败投降后,叶永年不思悔改,继续与人民为敌。在他指挥下,张子丰匪部在双城县正黄二屯一带袭击东北民主联军,枪杀民主联军战土10余名。

1946年4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解放了哈尔滨,叶永年畏罪潜逃,经沈阳潜往北京。

1949年1月,北京和平解放,叶永年化名叶兆祥继续南窜逃往上海。

伪警正蔡圣孟是“白菜(蔡)叶”中的蔡,原籍辽宁省金县貔子窝。

他被日本人送入旅顺日本关东厅警察训练所受训,期满后在日本殖民警察机构里任巡捕。后被送到日本内务省警察训练所受训,回到东北后受到日本人的重用,任伪满警务司(伪满洲国最高警察机关)刑事科属官。1942年被日伪当局派充伪哈尔滨警察厅刑事科搜查股长。

蔡圣孟是“本溪大检举”血洗胡家村的元凶之一。1939年3月13日,抗联第一军杨靖宇部在辽宁本溪县赛马集活动,粉碎了日伪军警的大讨伐。为了扑灭抗日烈火,搜捕抗联部队,蔡圣孟与日本人井上组织了特别搜查班,率日伪军警特务制造了震惊东北的“本溪事件”,在本溪县赛马集胡家村大肆逮捕爱国人士、抗日民众,李承宝、韩玉义等200余人被捕。大逮捕之后,蔡圣孟等日伪警察用日本军刀、机枪对被捕者进行血腥屠杀。

1944年4月,抗日志士袭击了哈尔滨邮政局,击毙日本人邮政局长,并捣毁了伪邮政局。蔡圣孟受日伪之命侦查此案,率伪警赴辽宁盖平追踪抓捕,缉获抗日志士3人,经其严刑拷打后加以杀害。

1945年4月,蔡圣孟转任黑山县伪警务科长,到“八·一五”东北光复,伪满面临灭顶之灾的短短4个月间,更加效忠日本侵略者,率伪警察特务下乡抓丁催粮,乡民稍有反抗,即棒打鞭抽,赵宪楼等多人死于酷刑。他还在黑山县成立伪警察警备队,捕捉青年人充当伪警,训练伪警80余人,逼迫他们为日本人卖命。

抗战胜利后,蔡圣孟摇身一变,成了黑山县治安维持会副会长兼县公安局长,网罗伪警察、匪徒,继续与东北民主联军对抗。他数次聚匪袭击民主联军,缴民主联军枪械,杀害民主联军连长两名。甚至包围袭击县民主政府,枪杀革命干部于敬之等4人。更令人发指的是,蔡圣孟率匪众袭击小三家区民主政府,残忍地将18名区政府干部全部活埋。他还率匪徒在黑山、新立屯一带偷袭骚扰民主联军,伤亡民主联军将士200余人。

在民主联军围歼下,蔡圣孟所率匪众被彻底击溃,唯其漏网潜逃。

曾任伪哈尔滨警察厅司法科警佐的白受天是哈尔滨人称“白菜(蔡)叶”的大恶霸警察之一。

白受天,原籍黑龙江双城县。早在1934年,白受天就卖国求荣充当汉奸伪警,在伪双城县警察署任警尉教官,曾训练中国青年40余人,逼迫他们充当日伪统治的爪牙。

白受天

1936年,他被日伪当局送入伪新京中央警察学校受训,出校后晋级伪警佐。在双城时,白受天就是个欺诈民众,罪恶昭彰,为双城人民所切齿痛恨的恶棍警察。他由于作恶多端,深恐民众报复,便通过与大汉奸于琛澄的亲属关系,调任伪哈尔滨警察厅司法科搜查股警佐。

到哈尔滨后,他继续作恶,到处搜查抓捕所谓“思想不良”者、“经济犯”敲诈勒索商民,对被捕者刑讯逼供。1944年,白受天任道里警察署司法系主任。一年中,经他抓捕的无宰商民即达百余人之多。后调三棵树警察署任保安系主任,更是滥施淫威,经常无故没收商民货物,滥处罚金,敲诈勒索,劫夺商民财物数目惊人之大。

伏法

1951年4月,哈尔滨市公安局侦悉叶永年潜伏于上海,立即组织公安干警成立缉捕队,由哈尔滨出发前往上海千里追捕叶永年。在上海市公安局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协助下,警民协力围捕,叶永年终于难逃法网,被哈市公安干警缉捕归案押回哈尔滨。

叶永年被捕归案后,负隅顽抗,在事实面前百般抵赖。但是在正义和如山铁证面前,他唯有俯首认罪,接受法律的严正惩罚。

1951年6月1日,正义的枪声结束了这个作恶多端的恶霸伪警的罪恶一生。

全国解放后,蔡圣孟隐匿在北京,埋名隐姓,以摆纸烟摊为掩护,妄图逃避历史的惩罚和人民正义的审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根据广大群众的举报,京哈两地公安机关联手侦查,于1951年在北京市纸烟市场4行9号将蔡圣孟缉捕归案,押回哈尔滨。

经哈尔滨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1951年6月,蔡圣孟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解放后,被捕归案的蔡圣孟 (一排左三 ) 和叶永年 ( 一排左二 )

东北光复后,白受天畏罪潜逃长春。

1947年4月,东北人民解放军首次围攻长春时,白受天率部到处强拆民房,构筑战斗掩体,强征市民马匹组成骑巡队。5月,逃离长春,潜往济南,在国民党济南警察局充任额外专员。济南解放后,他乔装混入华东大学研究部,企图长期隐匿以逃避人民政府的惩罚。在人民群众的协助下,经公安机关侦知,将其捕获归案。

1950年12月,被哈尔滨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死刑,罪恶累累的恶霸白受天终于受到了正义的惩罚。

烈士们的血没有白流,“天亮”时刻到来之时,卖国求荣、残害抗日志士的恶棍都受到正义的制裁。

来源 | 《伪哈尔滨警察厅概述》肖炳龙,《北方文物》1990年第1期

《伪满恶警“白菜(蔡)叶伏法记”》肖炳龙,《纵横》1997年第12期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潘琳娜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