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看,这上面的‘难民收容所’几个大字,就是当年爷爷‘大王’书写的,挂在金女大校门口……”昨天上午,“大王”的后人一行十余人来到纪念馆参观。84年前的记忆似乎从未消失过。在“大王”的孙女王丽秋讲述中,我们又回到了那一年……

“大王”的部分后人,他们分别从北京、天津、厦门等地汇聚到南京来,追寻祖先的足迹

“大王”是谁

“大王”

“大王”(左四)和国际友人魏特琳(左六)与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合影

“大王”名叫王耀庭。南京大屠杀期间,他是国际友人明妮·魏特琳的中文老师,并帮助她一同留守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保护难民。在魏特琳长达40余万字的日记中,王耀庭出现的频率接近一百次,仅次于她的另一位得力助手程瑞芳。魏特琳有时称他为“大王”,有时称他为“王先生”。不过,“大王”的名号似乎更为人们所熟知,现存于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的历史照片中,涉及王耀庭的标注都是“Big Wang”。

纪念馆微信公众号曾做过报道:“大王”和他的南京1937!

后代寻根之旅

王丽秋和爷爷“大王”一同生活了15年。11日,她领着家人们来到纪念馆参观。她告诉小编,1937年南京沦陷时,她和祖父、祖母、母亲、大姐王丽纯,还有三叔、四叔、小姑姑一同住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难民营里。小妹妹王丽萍是南京大屠杀期间,在金女大出生并幸存的孩子。

当一家人参观到“人道主义救援”版块,看到一张“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难民收容所”的照片时,王丽秋告诉家人们:“这张照片上的‘难民收容所’几个字就是爷爷‘大王’写的,当时挂在金女大的大门口。”

在魏特琳雕像前,王丽秋和家人久久站立。她说,“那时候我们都叫她华小姐,我在南师大看到她的照片,在这里看到她的雕像,都觉得很亲切。”

参观中,王丽秋和家人们谈到一件事:“当年,华小姐和爷爷‘大王’守在金女大校门口,日本兵想进校园,两人不让进。日本兵狠狠地打了华小姐一记耳光,也给我爷爷一记响亮的耳光,还罚他们跪下。”一旁“大王”的孙媳妇听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件事,2017年12月,“大王”的儿子王瑞颐来纪念馆参观时也曾谈到过。

王丽秋(右)和王瑞颐的大儿媳

在“中国人守望相助”版块,王丽秋又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爷爷‘大王’,这上面的字也是他写的。”

一家人还在《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序厅的幸存者照片墙上,找到了王丽秋妈妈的照片。

“大王”1959年在睡梦中离世

王丽秋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之后当了一名军医。“我跟爷爷感情很深,他对我们孙辈家教很严。后来分开后,常有书信往来。爷爷常在信中纠正我的语病、修辞错误,但是他对自己过去帮助过难民的事情从来不提。后来还是因为《魏特琳日记》被发现,人们看到里面频繁出现‘大王’,在金女大校友群里问,我大姐王丽纯恰好是金女大毕业,看到照片,说‘那是我爷爷’,这样才知道了爷爷曾经做过的事。”

“大王”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校园内工作(左二)

“大王”后来搬离金女大,回到止马营27号家中。他后来在一女中(今中华中学)担任古文老师,直到1948年退休。此后,他的生活靠三儿子王瑞颐每月定时寄生活费维持。王丽秋回忆:“爷爷1959年去世。那年夏天特别热,我休假在家。他脑子很清楚,躺在床上让我到书房玻璃板底下找三叔的地址念给他听。我念了后,他说对。当天下午,他就在睡梦中去世了。”  

让年轻一辈传承博爱家风

王丽秋说,参观纪念馆后,他们计划今天去南京岱山“大王”墓地扫墓。“多少年了,这是第一次一大家人从天南海北回到南京,团聚、寻根。”

“我们有个王家大家族的微信群。我现在年纪大了。我把爷爷的老照片等有关资料整理成8个文档,给爷爷的6个子女的后代每人拷一份。这是我们家族需要继承的博爱家风,也是爷爷‘大王’留给我们后人的精神财富。”

“大王”的三儿子王瑞颐的二儿子王克维介绍说,现在王家大家族已经有了五代,甚至第六代,“其中有老师、医生、注册会计师、建造师,国内国外的都有。年轻一辈有的在美国的孔子学院、在非洲做志愿者。我们要把接力棒传下去,让年轻人传承这种博爱家风。”

84年过去了,在1937年血色弥漫的南京,有一群像“大王”这样的中国人,冒着更大的危险与外籍人士并肩作战,守望相助。他们无私的善行在历史的长河中会一直照耀后人,熠熠生辉……

审校 | 李   凌 赵伊汉

编辑 | 俞月花

摄影 | 江勤缘

签发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