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6月6日下午,“遇见美好江苏·寻星紫金之巅”第四届两岸媒体人大陆行联合报道组一行34人来到我馆参观,并集中采访了张建军馆长。祖国宝岛台湾的青年媒体人,此行有哪些收获?

参观纪念馆

下午1点半,祖国宝岛台湾的媒体人与大陆同行一起,参观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悼念广场、公祭广场、墓地广场、“万人坑”遗址、祭场,以及和平公园等。我馆讲解员刘钧毅详细向大家介绍了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历史、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等。只见参观的媒体人有的手捧相机“咔嚓、咔嚓”,有的拿着摄影机记录下那一个个历史画面。小编采访发现,很多人还是第一次来纪念馆参观。

台湾青年收获历史真相

参观结束后,台湾80后节目策划人、视频达人陈浩群告诉小编,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纪念馆参观。“之前是在小学和初中的历史课本里了解到南京大屠杀历史,听到遇难同胞30万这个数字,当时非常难以想象,以为是不是夸大了。”

他说,日本占据台湾多年,曾经粉饰太平,称南京大屠杀子虚乌有。“今天有机会来到纪念馆看到真实的历史,我第一感受是勿忘国耻。我看到在这样的悲惨历史面前,中国人谈的最多的是珍爱和平,是记住历史,而不是记住仇恨,是努力让自己国家越来越强大,这给了我很大冲击。”

陈浩群还谈到近年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我感受到了大陆在控制疫情方面的强大。遇到困难挺过来了,这令我们非常骄傲。”他在纪念馆拍了很多照片和视频素材。他说回到台湾后会做成影片,传至两岸平台上,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到。

“这是两岸人民共同的记忆”

参观结束后,我馆张建军馆长在和平广场接受两岸媒体人集中采访。

记者问:自2014年起,将每年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后,您觉得对于纪念馆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于什么?

馆长答:纪念馆是一个铭记历史、传递和平的重要场所。自2014年起,纪念馆成为每年国家公祭仪式的举办地,这标志着这段记忆,已经从南京记忆,上升到国家记忆。它不仅是国家公祭一天的活动,全年365天,我们都在保护着、传承着这段历史记忆。南京也专门为此通过了《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促进国家公祭场所管理和教育活动保障工作规范化、法制化。

记者问:纪念馆在国际和平教育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馆长答:纪念馆自2016年起开办南京紫金草国际和平学校,至今已经有来自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多名来华留学生在这里参加半天至一周不等的培训。当年留守南京、保护难民的国际友人们的后代也来南京,参加紫金草国际和平学校和平夏令营活动。去年,纪念馆与南京市教育局合作,开设“行前一课”必修课程。今后南京高中阶段国际班学生出国留学前,都要来纪念馆上“行前一课”,铭记历史,为国家富强奋斗。

记者问:纪念馆开展了哪些线上活动?

馆长答:纪念馆的很多活动,大家都可以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平台在线第一时间看到。自2020年3月21日起,纪念馆实行网上预约参观模式。大家通过关注纪念馆微信公众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或者凭护照登录纪念馆官网进行实名预约参观。纪念馆的基本展陈内容,每年举办5-10个临时展览,都会做成线上展,在官网呈现。

记者问:针对南京大屠杀历史,这些年做了哪些研究?

馆长答:自上世纪60年代起,高兴祖等4位南京大学的老师带着7名学生,对南京大屠杀历史进行调查,并形成初步成果。更大规模的研究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当时为了筹建纪念馆,由南京市历史学界组成了课题组,对南京大屠杀历史史料进行全面整理,对幸存者展开了大规模调查,形成了一批珍贵的资料。之后又开展过多次深入的幸存者口述和历史史料的征集。南大张宪文老师和纪念馆都将南京大屠杀史料收集整理作为重要工作,形成了数十卷的史料集。最近几年,纪念馆正和南京市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进行史料的深度挖掘与整理。纪念馆的馆刊也成为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重要平台。我们还组织人员翻译外方资料,从多方角度见证和记录南京大屠杀历史。2015年,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南京大屠杀从南京记忆、中国记忆,上升为世界记忆。

记者问:台湾青年来纪念馆参观,能从中得到哪些收获?

馆长答:在南京保卫战中,参战的中国官兵浴血奋战,很多人献出了生命,后来由于撤退混乱,很多军人也被俘成为被害者。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惨痛经历,两岸人民应牢牢记住这段历史,共同努力实现国家的统一与复兴,让中国人将来不再受别人欺负。我们在展览中专门用一面墙来展示当时中日国力、军力的对比,从中可以看出我们当年国力军力都比较弱。这更加激励我们,尤其年轻人,要自强,努力让国家富强,这是两岸共同努力的方向,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共同目标。

记者问:《南京大屠杀史实展》中有关于星云法师的视频和图文,可否详细介绍一下。

馆长答:南京大屠杀期间,星云法师的父亲在南京。大屠杀后,他和母亲来到南京寻找父亲,但没有找到。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到了栖霞寺出家。他后来看到旅美画家李自健先生画的很多画,觉得很好,就把自己的经历告诉李自健先生,鼓励他创作了《屠·生·佛》。我觉得画面中僧人的形象就有星云法师的影子。当时还有其他僧人,他们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救援难民,掩埋尸体,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

记者问:日本政府到现在没有正式道歉,甚至还对遇难者30万这个数字有疑问,您怎么看?

馆长答:日本战后对这段历史反省极其不够,态度模糊。有些民众对历史认识不全面不深入,态度闪躲。他们只看到原子弹对日本的伤害,却没有看到因果背后的“因”。大家从我馆一进门,侧面看场馆建筑就像一把断裂的军刀,从高空俯瞰,纪念馆又是一艘和平之舟。和平不是浪漫,一定是在对历史正确认知、对反人类罪行有正确认知的情况下,才能珍视和平。我们今天站在纪念馆和平广场上,阳光普照,但是即便现世阳光普照,勿忘曾经黑暗沉沉。我们每个人都应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编辑 | 俞月花

校审 | 李   凌 赵伊汉

监制 | 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