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作者介绍

笠原十九司:日本都留文科大学名誉教授、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

笠原十九司

内容摘要

日本海军不仅是挑起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元凶,而且其为了提高自身的话语权,不惜通过越洋轰炸、战略轰炸等手段,对尚未宣战的中国首都南京进行了无差别的空袭,给南京市民带来了巨大的恐惧与灾难。空袭甚至还造成美国军舰“帕奈”号被炸沉的国际事件,使得日本的战争暴行为全世界所谴责。

酝酿自1936年的“越洋轰炸”

九六式陆上攻击机的完工

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飞机、潜艇等现代兵器的开发亮相,战争的形态也随之发生了巨大改变。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军事生产力、经济实力、军队势力、国民战斗意愿等综合国力,战争一旦爆发就会演变成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长期全面战争。战争中,不分前线和后方,也不分士兵和平民,所有非战斗人员亦会成为被屠杀的目标。在这样的战争形态之下,航空兵力对敌国城市、产业、铁路、车站、港口、桥梁进行轰炸、破坏的战略轰炸成为行之有效的作战手段。

1934年,提倡战舰无用论的海军青年军官群体,遭受到海军主流舰队派指挥层的压制。时任第一航空战队司令官的山本五十六对青年军官说:“要想改变那些顽固的舰炮主义者,只有拿出航空战的成绩来。”航空主兵派希望尽快把中攻投入实战,时刻物色着交出成绩单的机会。

另一方面,海军舰队派为了对抗在九一八事变中获得临时军费预算的陆军,暗地里希望在海军的势力范围华中、华南地区挑动战争,以期获得海军的临时军费预算。在此问题上,海军舰队派和航空主兵派同样的在等待对中国发动战争的机会。

催促陆军发动侵华战争的海军

海军指挥层在1936年秋,就已经做好了对中国发动战争的计划和准备。他们所需要的就是等候一个越洋轰炸的理由,确定与陆军协作出兵,并促使内阁发表声明,挑动全面战争的爆发。1937年8月14日、15日参加越洋轰炸的中攻飞行队驾驶员中,很多人在一年前发生的北海事件中,就已经受命准备轰炸中国。贺屋航空队还根据《对华时局处理方针》,自1937年2月份开始日夜不休的进行了远距离飞行训练。这一训练包括从贺屋基地飞往台湾屏东机场,再飞往大连基地的测试,以此检验中攻的燃料消耗、无线电波效果、飞行员疲劳度医学的监测等数据。

急切希望将中攻投入实战以获取临时军费预算的日本海军错过了1936年进攻中国的机会。在卢沟桥事变发生之后,海军指挥层认为这是海陆军协作发动侵华战争的千载难遇的机会。为了破坏和平谈判,其策划了大山事件,并发动了八一三事变,在近卫文磨内阁发表《坚决膺惩南京政府》的声明之后,迅速对南京进行了越洋轰炸。

海军的阴谋“大山事件”与越洋轰炸南京

由于卢沟桥事变的爆发存在着一定的偶发因素,因此当地的中日两国军队最终签订了停火协议。然而,陆军参谋本部的统制派代表武藤章、田中新一等战争扩大派希望能够借此机会一举解决华北分离工作的问题,提出对中国的“一击论”,压制了以石原莞尔为代表的不扩大派。近卫文磨内阁根据陆军的要求,认可日军出兵华北,并将事件命名为“北支事变”(即七七事变)。

在前一年未被陆军支持的日本海军,意识到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于是借势进入临战准备,预谋将战事从华北蔓延到华中、华南。

8月13日晚间举行的日本临时阁僚会议上,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态度强硬的敦促陆军向上海派遣军队。在第二天晚间举行的临时阁僚会议上,米内又促使近卫内阁发表了“暴支膺惩”的政府声明。在这一声明的号召下,日本政府将“北支事变”更名为“支那事变”,陆军派出了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的上海派遣军。日本的侵华战争在海军阴谋的干预下最终扩大为全面战争。

空袭南京成为战略轰炸的“先驱”

空袭南京

在8月15日之后的越洋轰炸中,由于中国空军战斗机及地面防空火力的抵抗,大量日军飞机被击落击伤,于是一周后日军改为夜间轰炸。但是在上海机场建成之后,日军可以在白天出动战斗机为轰炸部队护航,对南京等地的轰炸频率也愈发增加。

9月19日早7点55分,在空中决战、一举获得制空权的命令下,日军45架飞机首次从上海公大机场出发,对南京发动了空袭。

9月19日至9月25日为止,海军对南京的空袭共进行了11次。日军共派出军机291架次,击落中国战斗机48架,投下炸弹355枚,重量32.3吨。日方的战死者(含失踪人员)共18名,损失飞机10数架。通过《南京空袭部队战斗详报》所记载的作战记录,海军航空队很快就掌握了制空权,此后的空袭作战如同是在进行空袭实战演习。

很明显,对南京战略轰炸的目的,就是逼迫国民政府屈服。

国际联盟对日本空袭的谴责议案

日本海军对于不设防城市的轰炸,以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引发了世界舆论的谴责。9月13日,第18次国际联盟总会在瑞士日内瓦举行,9月27日英国代表在中日纷争咨询委员会上提交了谴责日本行动的议案并获通过,其中称:“对于中国不设防城市所遭受的持续空袭,英国政府深表担忧,希望委员会能够根据这些相关记录,对此行为进行明确的谴责”。

第二天,《国际联盟关于轰炸城市的谴责决议》在国际联盟总会上一致通过:日军飞机对中国无设防城市进行的空袭问题上,我们在经过紧急商议后认为,空袭导致包括大量妇女儿童在内的无辜人民失去了生命,对此我们深表哀悼,并认为在世界上制造如此让人恐怖和义愤的行为,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余地。由此对以上行为进行强烈的谴责。

“帕奈”号事件—偷袭珍珠港的序曲

美军炮舰“帕奈”号被击沉

12月12日,全面包围南京城的日军对中国守军进行了最后的猛烈攻击。当日上午,华中方面军司令部电告常州基地的第二联合航空队司令部称:“今早,南京上游约20公里江面上,满载败逃中国士兵的约10艘商船正在逃跑,陆军对此敌无攻击手段,请海军航空队代为攻击。”

下午1点30分,村田率领的先头部队发现了南京上游约45公里处长江中停泊的美国炮舰“帕奈”号和标准石油公司的3艘商船。村田的机群虽然只有3架飞机,不过每机挂弹6枚60公斤炸弹。村田自己驾驶的飞机在没有遭遇“帕奈”号防空炮火的状态下,率先俯冲轰炸,第1、第2枚炸弹击中了“帕奈”号,受此致命伤的“帕奈”号在2小时后沉没。

“帕奈”号隶属于美国亚洲舰队的扬子江警备队,属于吃水较浅的内河炮舰。长度58.2米,重量450吨,配有2门3英尺炮和10挺30毫米机枪,目的在于护卫长江流域的美国商业利益。

当日正好是周日,美国船员完全没有预料到日军的轰炸,和平日一样处于休息日的懒散状态。8名船员还前往停泊在附近的标准石油公司美平号上喝啤酒。对于美国而言,日军的轰炸也是对象征美国政府的大使馆机关的轰炸行径。

记住“帕奈”号

“帕奈”号被击中后,2名美国水兵死亡,1名意大利记者死亡,“帕奈”号护卫的美国商船美安号船长也被炸死,该事件的死者共计4人,休斯舰长等3人重伤,10多人负伤。

同一时间,奥宫指挥的6架九六式舰载轰炸机对“帕奈”号下游停泊的英国炮舰圣甲虫号、蟋蟀号发动了攻击。但受到英军反击后,日机判定其为英国炮舰,遂停止了轰炸,此事件中无人死伤。然而停泊在芜湖的另一艘英国炮舰瓢虫号则遭受第十军野战枪炮兵第十三联队(联队长:桥本欣五郎)的地面炮击,导致1人死亡,1人重伤,多人轻伤。

“帕奈”号事件发生后,日本海军与政府承认军机没能识别悬挂的星条旗,误以为是中国船只而进行了轰炸,并对此表示谢罪,全额向美国支付了赔偿金,还组织了妇女团体前往美国展开谢罪活动。罗斯福总统在当时还并不愿意与日本发生军事冲突,虽然他不认为是“误炸”,不过接受了谢罪和赔偿。日本则将美国政府接受谢罪、赔偿的行为看作是事件“圆满解决”的证明,日本至今也未思考过“帕奈”号事件所带来的深远历史影响。

此后,美国民众在抵制日货的运动中,加入了一条“不忘‘帕奈’号”的标语。美国海军军官内部在干杯之际,也会互道此言,以誓向日本海军复仇。美国政府与国民坚信日本海军敌视美国,故意炸沉“帕奈”号,导致美国的对日感情恶化。此后,南京大屠杀的报道更加使得美国国民愤慨于日军的残暴行径,产生了全国性批判日本侵华,支持中国抗战的局面。美国对日本商品的抵制随后演变为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的呼声,美国的领导层也对日本政府无力控制军队的局势产生不信任与危机感,为了警惕再一次遭受偷袭,美国海军、航空兵力也日益增强。

1941年12月8日(美国时间12月7日),珍珠港被偷袭之后,美国国民喊出了“不忘珍珠港”的口号,“帕奈”事件重新被提起,并被冠以“珍珠港序曲”的标题。在“帕奈”号事件30周年之际,美国出版了多部相关的历史书籍。

证明“偷袭珍珠港序曲”的三个人

山本五十六作为日本海军航空队之父,在“帕奈”号事件发生的时候担任了海军次官。他替代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施展手腕平息了“帕奈”号事件的影响,避免了美日断交和开战的危机。面对日本国民,他制造出美国政府已经接受日本“误炸”的道歉和赔偿,圆满解决事件的假象,另一方面又加紧制定对美国开战的偷袭策略。1939年,山本就任联合舰队司令官之后,开始策划偷袭珍珠港的方案并展开针对训练。就在“帕奈”号事件4年之后,他指挥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使日本陷入了美日战争及太平洋战争的深渊。

第二个人是指挥第13航空队直接炸沉“帕奈”号的村田重治。由于炸毁“帕奈”号,村田受到了海军表面上的处分,1938年3月他又重新复出,就任第2联合航空队的分队长。同年8月,他参与汉口大轰炸,获得五等勋章瑞宝章。1939年2月,他又参与了对海南岛城市、村落的轰炸。

第三个人是驻守常州基地的第二联合航空队参谋,参与处理“帕奈”号事件的源田实。源田曾经参与过9月19日轰炸南京的作战,他基于中日航空战的经验,向堀越二郎提出了设计新型战斗机的详细要求

“帕奈”号事件几乎已经从日本国民的记忆中被忘却,如今的历史类辞典中也很少收录,教科书上更是不去涉及。历史书籍中即便提到,也只是只言片语写道美国政府认可了“误炸”,事件“圆满解决”。

正如本文所述,“帕奈”号事件是“偷袭珍珠港的序曲”,这一历史已经通过日本海军的所作所为得到了验证。

本文载于我馆《日本侵华南京大屠杀研究》,公众号将定期发布期刊最新目录、推介学术文章、介绍业内动态,公众号将成为广大研究同仁、史学爱好者的挚友和助手,欢迎关注!

《日本侵华南京大屠杀研究》诚邀赐稿。期刊约稿种类包括:研究论文、问题争鸣、史事考证、人物研究、图书评论、学术综述、口述历史等。来稿字数不限,并附有中文摘要(300字以内)、关键词(3-5个)。来稿请注明作者简介(姓名、出生年、工作单位、职称等)、研究项目名称及编号、通信地址、邮编、电话、电子邮箱等。

联系电话:025-86898667

投稿邮箱:ppcpalm@126.com

联系地址:南京市水西门大街418号

邮编:210017

来  源:《日本侵华南京大屠杀研究》2018年第一期

校  审:《日本侵华南京大屠杀研究》杂志社

签  发: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