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今天9时30分,在《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序厅,我们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黄刘氏、傅兆增、马秀英三位老人举行了线下熄灯仪式。截至目前,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仅剩61位。

三位幸存者家属分别向我馆捐赠了老人生前使用的物品。

三位“时间证人”与他们的证言

黄刘氏于9月19日凌晨离世,享年96岁。1937年冬,日军攻打南京城,家住南京城东北尧化门附近的黄刘氏一家人带着全部家当逃往江北。黄刘氏一家在江北得到好心人的收留,直到次年3月才返回南京城。回城的当年,为了活下去,才14岁的黄刘氏就嫁人了。

“那时候我们跑反,我打扮得不像个人样,戴个草帽,脸上抹着黑灰。我们还亲眼目睹一个撑船的女船家被日军打死了。”黄刘氏生前说道。

黄刘氏

傅兆增于9月20日凌晨去世,享年85岁。1937年冬,傅兆增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日军进城后四处放火,傅兆增的母亲抱着他在家门口广场查看火势时,遭日军开枪射击,还是婴儿的傅兆增腿部中弹,血流如注,他的二姑被当场打死。

老人生前说:“从历史走来,我更珍惜如今丰衣足食、孙儿承欢膝下的幸福。

傅兆增

马秀英于10月19日去世,享年99岁。南京大屠杀期间,母亲带着马秀英随难民们一起涌向安全区。在去往难民营的路上,马秀英看到路边好多尸体。有一天,日军让中国平民去领良民证,她20岁的哥哥马广洪信以为真,前往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领证......从小听曾祖母讲述这段历史,马秀英的重孙女马雯倩在大学期间主动到我馆做了一名志愿讲解员。

“我三哥被日本人抓走了,我家有个远房的叔伯嫂子闻讯赶去想救他,去的时候,他已被拖上了汽车,他见到我叔伯嫂子直哭,三哥就这样被拖走了,尸体也没能找到。”老人生前说。

马秀英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傅兆增的儿子傅强

“父亲曾说:‘我从历史走来,所以更珍惜如今丰衣足食、孙儿承欢膝下的幸福。’他经常参加纪念馆组织的各类和平交流活动,把亲身经历作为历史记忆传播下去。感谢纪念馆、援助协会及社会各界的关爱和慰问,让父亲及我们家人倍感温暖。

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人,我们将铭记父亲生前的教诲,传承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呼唤更多人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共创未来。”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马秀英的儿媳妇

“我的婆婆生前经常和我们谈起这段历史,特别是孙子辈,她一直寄予厚望,希望他们发奋图强,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斯人已故,我们将永远铭记这段历史。同时,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人,我们也会接过接力棒,将这段记忆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让和平的种子撒向世界各地。”

熄灯仪式尾声,时鹏程馆长表示,历史虽然沉痛,但必须铭记!幸存者们把他们用生命凝成的记忆,传递给了我们,我们有责任将他们的历史记忆永久传承下去。希望每个人心中都能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

天堂没有战争痛苦。和平永存,爷爷奶奶一路走好。

编  辑:李安琪 李雪琦

摄  影:蔡美婷

校  审:李  凌 赵伊汉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