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第八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临近,截至目前,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仅剩61位。11月9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葛道荣、岑洪桂、方素霞、阮定东、陈德寿、刘民生来到纪念馆,讲述自己及家人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不幸遭遇。时间过去84年,他们都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遍遍回忆往事,一遍遍心痛落泪,却仍坚持一遍遍讲下去。他们说自己老了,希望年轻人记住历史的伤痛,挺起腰杆,把国家建设好。

幸存者葛道荣:

“舅舅是医生,日本兵照样下手”

葛道荣,1927年7月生。1937年,他家住在南京新街口管家桥22号。他的舅舅王钧生在煤炭港工地上被日本兵杀害。叔叔葛之爕被三名闯入家中的日本兵杀害。舅父潘兆祥被攻城的日本兵杀害。而他自己当年在汉口路金陵大学(今南京大学)难民营内,被闯入的日本兵重打耳光并用刺刀刺伤了右腿。他回忆说,“叔叔葛之燮是一名医生。他以为日本人不会对救死扶伤的医生做什么,决定留在祖宅看家。可没想到日本兵照样下手。死的时候,叔叔躺在地上,面目肿胀,全身是血。”

葛道荣说,日军侵占南京后的日子,一家人过得太苦了。“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带着破布和针线在街头给拉黄包车的穷人补鞋子袜子为生。”

葛道荣

幸存者岑洪桂:

“我眼睁睁看着小弟弟被活活烧死”

岑洪桂,1924年生。1930年,父母带着他和二妹、二弟,从苏北老家逃荒来到南京,住在南京汉中门外。1937年12月,日本兵进城烧毁他家稻草房的经历,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儿子不想让他太激动,让他尽量简短说,但岑洪桂讲话更大声了,他坚持把来龙去脉讲给在场年轻人听。

“稻草房被烧着了,我父母带着我和二妹、二弟逃出来。当时还不满两岁的三弟在屋内睡觉。我想进去救他,可是日本兵阻止我,三弟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岑洪桂难过地重复道,“就那么被活活地烧死了。”日军一颗子弹从妹妹岑洪兰的脖子边上擦过,妹妹幸免于难。岑洪桂自己的裤子被烧着,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

岑洪桂

幸存者方素霞:

“80多年过去了,我到现在还时常做噩梦”

方素霞,1934年11月生。1937年冬,她家里有7口人,奶奶、爸爸、妈妈、两个姐姐、1个哥哥,她最小。“我母亲那时身怀六甲、奶奶裹小脚。爸爸带着我们逃难。妈妈需要人照顾,奶奶也要人照顾,我走累了,不停地哭,要喝水,要抱抱。可是头顶是日本飞机轰炸,地上全是尸体,爸爸急得满头大汗,妈妈实在没办法,就说,把我扔下。”方素霞记忆深刻,小小的她在露天里哭得头晕眼花,耳朵里被泪水灌满,后来太累就睡着了。天黑后,爸爸不放心最小的孩子,又走回来几十里路找到她,抱回去赶上一家人。从此,方素霞的右耳落下疾病,这些年来,始终听不清。“我恨日本兵。南京大屠杀过去八十多年了,我现在夜里还常常做噩梦。”

方素霞

幸存者阮定东:

“是爷爷用生命保护了我”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阮定东还是个襁褓里的婴儿。爷爷阮家田抱着他逃难时,被日军刺成重伤,可是他强忍剧痛,紧紧抱着还是婴儿的阮定东,拼命爬上一条小船,过了长江后实在支撑不住,倒在了江边,被家人抬回六合,不久就去世了,年仅47岁。阮定东回忆,长大后,爸爸妈妈经常跟他讲日本兵侵占南京前,家里的故事。“那时父母在南京开裁缝店,爷爷在澡堂里跑堂。爷爷弟兄三个。他是老大,他们三个兄弟就爷爷生了我父亲一个男孩,所以很宝贝。我父亲又给爷爷生了三个大胖孙子,可谓人丁兴旺,加上裁缝店生意好,在那时候算是小康生活,但是日本兵一来,把我们家轰炸得一贫如洗。”

阮定东说,他的孙子曾写过一篇感谢爷爷的作文,令他深受触动。“孙子说感谢我,可是我想起我自己的爷爷,他曾用生命保护了我。他的名字就刻在纪念馆哭墙上。我永远不能忘记!”阮定东把这段经历告诉孙子,后来孙子阮杰来到纪念馆当志愿者。

阮定东

幸存者陈德寿:

“姑妈想喝糖水,还没喝上就断了气”

1937年,陈德寿6岁。家住南京三山街。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大家庭。然而,日本兵入城后,一切都变了。“我父亲看到街边着火,去救火时,被日本兵抓走,最后只留下惨死的尸首。我姑妈陈宝珠面对日军侮辱,宁死不从,被恼羞成怒的日军连刺6刀,倒地时,她想喝口糖水,等奶奶端来糖水时,她已经没气了。”说到此,今年90岁的陈德寿忍不住直抹眼泪。他说,后来奶奶和妹妹因疟疾去世,母亲为了维持生计被迫改嫁,留下他跟爷爷相依为命。

陈德寿

幸存者刘民生:

“我哭,日本兵冲过来朝我刺了一刀”

刘民生,1934年生。南京大屠杀前,全家搬进了难民区。“日军进城后,有一天,他们开了几辆车,闯进我们躲藏的难民区,把我们全部赶到广场上,男性青壮年站一边,妇女儿童和老人站另一边。那时,我母亲刚生下我妹妹不久。父亲抱着我站在青壮年队伍。我那时小,不懂事,一直哭,日本兵冲过来朝我刺了一刀。至今我右腿上还留有伤疤。”刘民生回忆,后来包括父亲在内的男性青壮年全部被日本兵抓走,再也没有回来。

家里没了父亲,一家老小日子很难过。“全家就靠我母亲一人干活维持生活。”刘民生心痛地说,为了能让一家人活下去,爷爷托人把他送到孤儿院,直到4岁生日那天,才被接回家。

刘民生

请认真听一听他们的嘱咐

回首往事,诸多心酸的场景,让幸存者们情不自禁地落泪。有的目光看向窗外,定了定神,接着说。但是说起解放后的生活,说起现在儿孙满堂,说起对年轻人有什么期许?他们的眼睛明亮了很多。请听一听他们的嘱咐——

“我已经老了,但是只要我能动,就一定要站出来讲这段历史。日本一天不承认南京大屠杀,我就要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一遍遍讲给年轻人听。希望大家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年轻人都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繁荣富强,以后再也不会被外人欺辱。”

——葛道荣

“我经常跟我的儿女们讲,历史不能忘。再过三百年五百年都不能忘!今天我们能过上这样幸福的生活,离不开中国共产党,我们要听党话,青年人要永远跟党走!”

——岑洪桂

“南京大屠杀是震惊中外的。我们要让子孙后代记住历史。今天的和平生活是来之不易的。年轻人一定要珍惜!”

——方素霞

“只有把祖国建设得强大,才能得到永久的和平!过去之所以受苦吃亏,是因为国家太弱太贫穷。希望年轻人在现在和平环境下,好好学习,兢兢业业工作,不怕苦,锻炼自己。”

——阮定东

“尽管回忆一次就难受一次,但还是想来,还是要讲!我希望在我们身上遭遇过的苦难,我们的子孙后代再不要经历!”

——陈德寿

“只要我活着一天,就要不断讲下去。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不要忘记它。希望大家加倍努力,共同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刘民生

编  辑:俞月花 李安琪 李雪琦 潘琳娜 周艳飞

摄  影:蔡美婷

校  审:李  凌 赵伊汉

监  制: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