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始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日本甲级战犯进行国际大审判,史称“东京审判”。

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长达两年半的开庭审判过程中,中国代表团的17位成员们,肩负民族重托,用一桩桩铁一般的事实,终于把这些战争狂魔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76年后的今天,让我们一起回顾这场惊心动魄的审判,回顾中国检察官和法官的正义之声!

“如果这不是战争,我想问,什么是战争?”

1946年5月14日,以向哲濬为首的中国检察官团队第一次在法庭上发言,有力地驳斥了被告律师关于中日宣战前不存在战争的辩词。

这天上午,被告的美籍日裔律师乔治三纲指出,在1941年12月9日之前,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对日本宣战,所以不存在“战争”一说,战犯罪行时间也应从1941年开始算起。

针对这一荒谬的说辞,向哲濬在当天下午进行了有力的驳斥:

“自从1931年9月18日起,日本就在中国采取了军事行动,杀死了数以万计的中国人,包括士兵和平民。十四年前,即1937年7月7日,日本在卢沟桥发动了战争,一晚就杀死了几百人。随后,日本出兵中国各地,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士兵、儿童、妇女和手无寸铁的无助的平民,这些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如果这不是战争,我想问,什么是战争?”

最终,国际检察局接受了中国代表团的意见,确定将日本战犯罪行自1928年“皇姑屯事件”算起,比被告律师提出的“1941年”提早了很多。

舌战甲级战犯板垣征四郎

“九一八事变”主要谋划者板垣征四郎很狂妄,写下了48页的辩护词,想为自己的罪行开脱。1947年10月8日-10日这三天,中国检察官首席顾问倪征(日奥)在法庭上分别诘问了板垣征四郎122次、202次和168次,提问总数接近500次。

中国检察官首席顾问倪征(日奥)在法庭上

岛田:“我是‘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夜,在柳条沟担任指挥责任的大队长。我证明奉天事件纯粹是偶然发生的事件,是日军采取自卫行动的事件,不是板垣、土肥原、石原几个幕僚所能策动的……那天晚上,我在朋友家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后就得到沈阳事变发生的报告……”

倪:“你当时喝了酒,你今天跑到法庭来作证,你没资格!下去!”

倪:“山协先生,你身为次官,所办之事想必都是陆军省总长板垣征四郎认可的,是吗?”

山协:“那是当然。”

倪:“这是1938年2月,以你的名义签发的‘限制自中国返回日本军人言论’的命令,你是不是也是按照板垣征四郎先生的意旨承办的呢?”

山协:“是的。”

倪:“尊敬的庭长及各位法官,这就是那份‘限制自中国返回日本军人言论’的文件,这份文件里列举了回国日军对亲友谈话的内容,我简单地给各位念一部分内容:所有在中国的日本作战军队,经调查,没有不犯杀人、强盗和强奸罪的;日本军官告诫他们的士兵,如果发生强奸事件,或者给受害者金钱将其打发走,或者在强奸之后杀掉灭口;还有,为了测验武器的效力,他们有时候把中国战俘排成行,当作实验品,用机枪扫射。”

“山协先生,现在,你还敢说你们日本军队在中国没有犯罪吗?你还敢说板垣征四郎是热爱和平吗?你还敢说他是一个好人?你还敢说他是无罪的吗?”

——倪征(日奥)在法庭上反诘板垣征四郎方证人岛田正一、山协

经过多天的反诘、辩论,倪征(日奥)凭借确凿有力的证据和出众的攻辩才华,彻底摧毁了战犯土肥原贤二和板垣征四郎的辩护防线。

将战犯送上绞刑架

1946至1948年,梅汝璈代表中国出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赴东京与其他十国法官共同主持审判日本主要战犯,直接参与南京大屠杀案及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的审判。

来自11个不同国家的法官并不是铁板一块,在法庭判决阶段,给战犯量刑问题上,11国法官们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辩,一些来自未遭受日军过多侵略践踏的国家的法官们并不赞成处以死刑,甚至印度法官主张无罪释放全体战犯。

面对这样的局面,梅汝璈的处境异常艰难。

中国法官梅汝璈(中)在法官席上

“模拟全判决书之责,已由多数派完全负起(多数派包括中、美、英、苏、加、纽、菲七人;庭长与吾人见解相差甚微,表示今后仍将参加;法、荷两国亦有参加可能。独印度法官鲍耳PAL顽固守旧,个性极强,表示决不合作。渠正忙于撰写其长度将达千页之个人异议书。)”

——1948年6月1日梅汝璈发回中国的电报

“惟拟判工作进行迟缓,其主要实为案情庞大,卷宗浩多,以及十一国同人见解纷歧,尚陷僵局。调研折冲,颇费时力。璈虽德薄能鲜,但职责所在,自必全力以赴,决不懈怠。”

——1948年7月23日梅汝璈发回中国的电报

梅汝璈根据两年多来审判过程中收集到的日军暴行证据,坚持主张对在华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武藤章、木村兵太郎等判处死刑,表示:“若不能严惩战犯,决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惟蹈海而死,以谢国人。”

最终,在梅汝璈争取多数派、艰难量刑的不断交涉、斡旋下,许多法官认同了他的观点,法庭决定判处包括发动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在内的7名战争罪犯绞刑!

这是一场艰难的审判,又是一场公平、正义的审判,中国代表团们为捍卫正义、严惩战犯做出了卓越贡献,他们的名字值得被永远铭记:梅汝璈、方福枢、罗集谊、杨寿林、向哲濬、裘劭恒、刘子健、朱庆儒、高文彬、倪征(日奥)、吴学义、鄂森、桂裕、周锡卿、张培基、郑鲁达、刘继盛。

中国代表团部分成员 前排左起:桂裕(顾问)、倪征(日奥)(顾问)、向哲濬(检察官)、吴学义(顾问)、郑鲁达(翻译)、张培基(翻译);后排左起:周锡卿(翻译)、刘子健(检察官秘书)、杨寿林(法官秘书)、鄂森(顾问)

战争的罪责终于得以惩处,杀戮的兽行终于得到审判,世界的正义终于得以伸张!

参考文献:《梅汝璈日记》、林海《倪征(日奥):首位国际大法官的法律情缘》、《倪征(日奥):激昂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编  辑:李雪琦

校  审:李  凌 赵伊汉

签  发:凌  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